11选5开奖|山西体育彩票11选5

威海文物之最 你知道幾個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圖片聚焦
2019-05-17 08:50:32    來源: 威海新聞網·威海晚報
    5月18日是一年一度的國際博物館日,今年的主題是“作為文化中樞的博物館:傳統的未來”。作為展現威海歷史的最重要場合,威海各大博物館藏有上下五千年各個歷史時期、種類繁多的文物。

      5月18日是一年一度的國際博物館日,今年的主題是“作為文化中樞的博物館:傳統的未來”。作為展現威海歷史的最重要場合,威海各大博物館藏有上下五千年各個歷史時期、種類繁多的文物。今天,幾件具有代表性的文物要自己講講“過去的故事”。

      最年長的文物:5000年前的石墨盤

    ?
    石墨盤和磨棒

      我樣貌不出眾,37年前被乳山市圖書館文物組的工作人員姜書鎮首次發現時,差點被人當做雞窩的蓋石板用,還好姜書鎮火眼金睛,發現了我的與眾不同。

      我沒有讓姜書鎮失望,因為被專家確定為新時期時代物品,距今已有五六千年歷史,后來更是被評為國家一級文物。如此完整的新時期時代的石磨盤,當時在威海地區尚屬首次發現。放在今時今日,在山東及全國也是罕見的。我的主要作用是把堅果類、谷物類等農作物研磨為粉末。

      別看我出生在五六千年前,但我的線條非常流暢,磨制的食物很精細,可見造出我的人有多么了不起,顯示出威海先民嫻熟的石器加工技巧與發達的農業文明。

      最高貴的文物:明代五彩圣旨

    ?
    五彩圣旨局部

      能流傳至今的圣旨已是不多見,你見過擁有五種顏色的圣旨嗎?藏身于文登區博物館的我就是。真正的圣旨并不全是一種顏色,而是五顏六色,顏色越多,級別越高。

      我由紅、黃、藍、白、褐五色組成,材質為上好的蠶絲制成的綾錦織品,通體繪有祥云圖案。

      我是在正德六年(1511年),被明武宗朱厚照獎勵給文登人叢蘭的。叢蘭有記載的官職最高的文登籍進士之一,官至南京工部尚書,是三朝元老,被譽為“文登四君子”之一。

      最清廉的文物:冷泮林萬民衣

    ?
    冷泮林的萬民衣

      別看我只是一件普通的衣服,我的故事卻不簡單。

      我的主人叫冷泮林,是乳山夏村鎮冷家村人,乾隆43年(1778年),61歲的冷泮林任江西龍南知縣。他非常珍惜這個人稱“父母官”的職位,任職期間,不僅關心百姓疾苦,還捐出自己的俸祿,變賣家私以資治理。遇到災荒年份,他親自出面招商外出籌糧。為保證糧食運輸途中安全,他不顧年老體弱,又親自“冒雨越險奔郡守,求文下各縣加護衛”,使糧及早運達。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。

      乾隆48年(1783年),冷泮林擢升知府。就職前,龍南人制作了一件萬民衣,也就是我,送給冷泮林。180名百姓代表在我身上,用金泥簽下自己的名字,表達對冷泮林的尊重和感謝。

      最孝順的文物:《孝感集詠》冊頁

    ?
    《孝感集詠》

      在我的身上,藏著一個感人至深的故事:明嘉靖年間,文登人孫鵬非常孝敬父母,是有名的孝子。雙親去世后,孫鵬搭建茅屋守孝5年,傳說其間蝗蟲遠避、野火不生。

      孫鵬的舉動感動世人,并得到皇帝嘉獎。文登本地官員撰文為孫鵬立傳,還邀請畫家將他的事跡繪制出來,編成冊頁,取名《孝感集詠》。

      不僅如此,我還是目前為止威海地區發現的最早的紙質文物,具有重要的文物價值。

      最神秘的文物:雙頭石羊

    ?
    雙頭石羊

      我有兩個頭,博物館的人給我起的名字是雙頭石羊。但也有部分專家認為我是一只雙頭小豬豬。因為《山海經·海外西經》有一種名為“并封”的神獸:“并封在巫咸東,其狀如彘,前后皆有首,黑。”認為我很可能就是它。還有一些專家覺得我的兩個頭更像魚,反映家鄉榮成沿海魚圖騰的崇拜。

      你覺得我是什么動物呢?

      雖然雙頭石羊在年代、造型、作用上有著諸多爭議,但可以肯定的是,這種造型的文物在膠東地區非常少見且較為獨特,為研究古代社會風貌提供了重要物證,我也因此被評為國家一級文物。

      最經歷曲折的文物:濟遠艦前雙主炮

    ?
    濟遠艦前雙主炮

      我的故事說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。我是120多年前那場改變中國的甲午戰爭的參與者,代表了當時海軍近代化裝備的先進水平,回歸威海的過程也是歷經坎坷。

      1895年,北洋海軍全軍覆沒,我的主人濟遠艦被日軍俘獲,后被編日本海軍服役,1904年參加在中國領土進行的日俄戰爭,當年11月30日,觸雷沉沒于旅順口羊頭洼海域。

      這一沉便是90多年,直到1986年經國家文物局批準,才準備打撈我。整個打撈過程持續了3個月,雖然沒能整體打撈出整個濟遠艦,但我——濟遠艦前雙主炮被打撈出水。可當時我沒能第一時間回到威海,回到劉公島,而是因為種種原因在煙臺待了整整6年。直到1992年的7月25日,才終于踏上回威路。

      別看我只是兩門大炮,從劉公島碼頭到我的新“家”到北洋海軍提督署后院只有1.5公里多,但還是整整運了40多天。因為我的體重有20多噸,劉公島上的路窄、坡度很大,大型機械根本無法正常使用。最終是靠著“滾木法”,以及駐島部隊的戰士幫忙一寸一寸的移才到達目的地。

      到了提督署后院門口,最后一道難關出現了:門太小,我根本進不去。大家只有卸門拆墻,等我進門之后再將圍墻修好。所以說,我的經歷非常曲折。(威海晚報記者 沈道遠)

    來源: 威海新聞網·威海晚報
    編輯: 譚立勇
    相關熱詞搜索:
    搜索推薦
    圖片新聞
    威海新聞
    文娛
    國內國際
    11选5开奖 十一选五万能三码组合 11选5中奖浙江走势图 彩票套利是不是骗局 腾讯分分彩盈利方法 求猫咪网站 大乐透胆怎么才算中奖 六码复式三中三多少组 创富六肖十八码论坛手机 买彩票计划群幕后怎么赚钱 网上的压大小双单是真的吗